法治不容如此“著名律师”亵玩


作者 Hyy 浏览 发布时间 2013-07-25

      分享到: 更多


  ——再评李天一强奸案

  李天一强奸案还未审判定案,民众关注舆论高度热议,本属正常无可厚非,然令人惊奇的是,自从李家聘请了自称“著名律师”的兰和之后,事态却向着极不正常的一极膨胀!是非更加模糊,甚至颠倒,案情人为复杂离奇,舆论肆意扭曲,民众情感遭受空前欺蒙,司法独立遭受空前掣肘,社会法制遭受空前亵渎!对于本案究竟民众应该怎样,相关者应该怎样,司法应该怎样,笔者在此再做一论,以正视听:

  一、社会法治不容肆意亵玩:

  自从7月19日自称“著名律师”的兰和受聘担任李家法律顾问横空出世以来,首先打着正视听辟讹传之本份宗旨示人,其在7月20日微博中刻意强调“在基本事实未终极司法认定之前,请理性围观,嘴下留情,切勿角色代入………”这似乎显露出本能善意,要求对事件客观理性对待。可是转身一看,他们所作所为又是如何呢?

  7月21日,该“著名律师”兰和等就透过网络散发消息曝出“受害方涉嫌卖淫与敲诈勒索”,并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洋洋自得的吹嘘: “ 你是不是发现我出来之后将这个局势稍微逆转了一下?”

法治不容如此“著名律师”亵玩

  记者回答:“就是觉得这个局更乱了。”

  兰和:“挺好的挺好的,本来局就很乱的,这个案子没有那么简单,案中案、局中局。她(受害人)是否是受害人没有定论,有待查实”(《新京报》记者石旺磊,张媛)。

  7月 22日,该“著名律师”兰和又向众多媒体并在自己博文中透露误导信息(以“李天一案中案”之名)公然宣称“法官经庭前会议已接受调查受害方相关人员涉嫌组织卖淫和敲诈勒索的犯罪事实,一旦查实,有关人员诬告陷害罪责难逃。”同时,反复强调“不着急,一切才刚刚开始”。隐喻着:好戏还在后头,大家等着瞧热闹吧!同日此前,兰和还大言不惭刻意向众多媒体渲染:“在庭前会议结束后将有爆炸性消息向媒体公布”“有一个惊人的消息将在庭前会议结束时向媒体公布,该消息具爆炸性。”(《法制晚报》作者:李奎,王晓飞)。

  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7月21日受害人杨女士的代理律师田参军律师回应《新京报》等媒体记者问:“这些短信会影响案情吗?(指网上散发的所谓涉嫌敲诈勒索短信)”,

  田律师回答:“不会的,相信大家都看得到,我并没有看到他们有什么有分量的证据,现在就看他们跳,看他们表演,反正对于案情肯定逆转不了,我现在一点也不担心,不评价。庭前会议后,李家召开发布会,我就在现场围观,看他们怎么表演”,尽情显示出一个本分职业律师的操守风采。庭前会议已然结束,而该“著名律师”兰和的惊天爆炸消息却至今也没有炸响。

  7月23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官方网站通过新浪官方微博“@京法网事”以“媒体有关‘法院已落实卖淫调查’的报道不实”为标题正式辟谣:“昨日,有媒体报道称,对于李某某等人涉嫌强奸一案‘法院已落实卖淫调查’。经核实,该消息为不实信息。海淀法院正在抓紧对该案依法进行审理。”由此可见,通过不足短短一周的时间里,该“著名律师”兰和以玩戏法的手段利用文字语言理解的差异化功能“巧妙”误导混淆视听达到登峰造极的程度,可惜经不住司法机关短短数十字义正辞严的声明辟谣就不攻自破,戏法已然失灵!所谓法院已落实对受害方涉嫌“卖淫”的调查,纯系该“著名律师”刻意散发的虚假消息!

  二、设局“案中案”企图翻盘,难以得逞:

  按照该“著名律师”兰和等人设想并大肆渲染的“案中有案”成立,则李天一强奸案就可以自动开脱无罪了吗?显然这绝不是简单的逻辑推理,它很可能也只是兰和等人一厢情愿的中国梦想。笔者在7月15日的博文《陪酒女郎的性权利同样不容侵犯》中对李家及兰和等人的所谓“案中案”设局脱罪逃生路线图早已有所预想,果不其然,如今他们已急不可耐地曝出了。然而发展至今,可谓已然穷尽技能了,最终也还是曝出“受害方涉嫌组织卖淫与敲诈勒索罪名”而已。

  对此不凡试析如下:假设自称“著名律师”的兰和等人真有通天本领超越公权机关(公安,检察),竟然轻松调查取证确认受害人杨女士身为“卖淫女”且与某卖淫组织共同违法犯罪谋利,又事后串通敲诈勒索李家钱财,主观犯意与客观证据确凿,这不仅是李家前两任律师的无能,更只能说是中国法治的悲哀。在长达近半年的侦查起诉过程中,刑侦检察人员竟一无所知,仍一错再错直至今日将案件诉至法院审理。

  如若假设的情形不存在,受害人此次没有与他人合谋卖淫并敲诈勒索,即使受害人具有“卖淫女”的身份,只要她在最后一刻并不情愿,任何人都不能强行奸淫,否则仍然构成强奸罪。或者,即使受害人身后有组织卖淫机构存在并在此次对李家实施了“敲诈勒索行为”,那也只是某组织机构人员的相关罪责,却不能当然抵消李天一等人的强奸罪责,何况至今辩方曝出所谓敲诈勒索“证据”牵强,无法确认。甚至,即使受害人杨女士事后有敲诈勒索的共同犯意,本案裁判结果也顶多类似于“雷政富与赵红霞”的案例,各究其罪,李天一等人仍然无法开脱强奸罪责。所谓“无罪之说”终究只能是该“著名律师”的自我臆淫——欺世盗名的戏说罢了!

  三、“著名律师”所为究竟如何:

  自称“著名律师”的兰和,一出手正如他自己沾沾自喜的那样就不同凡响,已然巧言令色,轻而易举地搅起惊天巨浪,使本已趋于平静即将真正回归客观理性不扰司法独立审判的案情态势急剧恶化,搅乱了一滩混水!然而,“前资深记者(知名记者),现“著名律师”的兰和,究竟是何许人也?

  笔者此前不甚了解,当下只是觉得他的所作所为已然超乎正派律师的职业操守,引起关注。稍经查询,却让人眼前震惊,其人其品其言其行由来有缘,不妨直录网文,供于参考,以察是非。

  百度个人简介、腾讯微博、中国刑事辩护大律师网等众多媒体宣传材料,兰和自我简介“前资深记者(知名记者),现著名律师”;而《中华论坛》早在2011年10月22日发表的赵满幅文章《兰和狗胆包天地剽窃、篡夺其他律师的主要业绩》申明:“兰和的律师执业证是在2011年1月才被北京市司法局批准为律师,作为一个新手,不是谦虚谨慎,遵守法律,而是狂妄自大,狗胆包天,公然剽窃篡改其他律师的主要业绩,伪造办案经历,虚构简历,毫无诚信,严重背离律师执业道德,违反律师管理法规,应受司法处罚。他有脸说他是‘社会精英阶层’‘国内顶级刑辩律师’,‘兰和的十四个’主要业绩,有十三个剽窃篡夺别人的,兰和连简历和自我介绍都剽窃篡夺别人的这也太缺德了。北京律师界出兰和这样的家伙,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收留兰和这样的家伙,可谓大笑天下。”

  笔者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彻底甄别网文的真伪成份,在此不做主观判断,仅作参考,以期大众能有全面分析评判其人其品其言其行究竟有几分公允?!

  四、结语:

  本案原本确属一件普通的刑事案件,由于涉及星二代、富二代引起社会较多关注热议与抨击。作为犯罪嫌疑人李天一方对此应予理解和接受,民众对社会公义的张扬对邪恶罪责的鞭挞乃正常情理,较多的指责,适度的评议都是可以理解的,当然加害方适当的声明解释也是可以接受的。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李家可能是在“高人”指点和“强人”撑腰下,并未对受害方作出任何善意表示,反而一再聘请“高人”救场,特别是7月19日请出自称“著名律师”的兰和前后,更是转守为攻,分别以“陪酒女”“卖淫女”“敲诈勒索”“诬告”等,污名暗喻,直指摸黑受害人形象,打击受害方意志。他们以整套魔术式梦幻组合拳式手法,让人真假莫辨,是非混乱,企望以此误导民众,裹挟舆论,绑架法治。但是,笔者仍然强烈相信当今中国的司法已然不再那么脆弱了,我们希望并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中国司法的独立与公正,在李天一强奸案中仍然是值得期盼的!

  其实凡此种种乱象怪招,无一能真正解救自身“有罪”之困,它无非是想施加强压逼人就范,希望逼迫他人妥协放弃追究,由此釜底抽薪,再上下疏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以致变相“无罪”处罚了结。可是,求救的愿望却仍用错上加错的手法,以致无可挽回。由此想及,作为职业律师尽职守法,依法按规理应用正确的方法妥善应对错误,帮人化解困局,而绝不应自恃“聪明”玩弄“技巧”,其不知天外有天,天理难欺!

  笔者此前博文说过:救人要本领,律师要底线,法律要公德,社会要良知!我们作为社会的一份子,法律人的一份子,维护社会正义,维护法律良知,人人有责。

  法治不容亵渎,民众不容愚弄,社会不容欺蒙。那些极尽能事玩弄文字游戏和法律把戏的法界蛀虫应尽早休手吧,还社会与法治一份纯净与公平。否则,玩火者迟早会自焚的!律师同行应自我珍惜,引以为戒!

  非著名职业律师:汪腾锋

  二〇一三年七月二十四日

友荐云推荐